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教育 > 正文

為什么我們會出現“人才困境”

來源:時間:2019/8/3 8:50:00

過去幾年,上海高校的國際化步伐日漸加大,引進了一批海歸院長和教授。讓海內外的優秀人才近悅遠來,成為人才高地,是上海建成科創中心的一個重要前提。而這些海歸院長和教授們在國內工作的親身經歷,以及他們在工作過程中面臨的困境,往往也是我們當前需要解決的問題。

復旦大學物理系主任沈健教授6年前從美國橡樹嶺國家試驗室被引進回國。之后,便是很長一段適應過程,在人才培養、引進以及科研成果推廣方面,他遭遇了種種的困難。沈健的經歷在高校相當一部分海歸學者中很有代表性,值得我們深思。

一位大學系主任遭遇的“人才困惑”

沈健記得很清楚,當初他一回國,馬上就遭遇了一個問題,他稱之為“人才困境”。

原來,系里的老師要招博士生,但是博士生的數量有嚴格限制。因為每年每所高??梢哉惺盏牟┦可鷶?,教育部都有嚴格的規定?!安灰f我們大學教授,校長也常常為博士生名額而苦惱?!?/p>

除了博士生,還有博士后。沈健說,由于目前國內高校博士后整體待遇偏低,加上其他的種種限制,這使得本土的研究人員往往后繼乏人。

有統計數據顯示,雖然我國的博士生數量已經與美國的博士生數量相差無幾,但是美國的博士后數量卻是我國博士后數量的6倍,甚至還更多。即便在上海,目前博士后人數大約也只有3000多人———這個數字只相當于美國一所大學的博士后人數。

沈健擔憂的是博士后的“出口”問題。本土自己培養的博士后出站后到底去了哪里? 沈健統計了自己培養的博士后,他在德國、美國和中國期間一共指導了24名博士后。在德國指導的博士后基本上都去了學術界,在美國指導的博士后有一半以上去了工業界,其余的去了學術界?!爱斎?,他們很大程度上是為了獲得教職,這在美國確實是一個挑戰?!倍切┤チ嗣绹I界的博士后,基本都在硅谷。

“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美國的硅谷確實是全球科技創新的典范?!鄙蚪≌f,這個完全由市場推動的創新中心,最大的特色就是生態環境。自然生態環境固然很好,而科研生態環境則更是非常完善———有最基礎的研究,最前沿的學科,有加州伯克利、斯坦福這些非常著名的國家實驗室和大學做前沿研究,也有很多應用研究,包括一些大公司也在做研發計劃,當然還有成熟的風投系統。尤為重要的是,硅谷的科研和產業的生態鏈非常完整,這也是為什么硅谷是全球最活躍也是最吸引人的科創中心。

本土好的原創成果不少,為什么會卡在轉化上?

完善的科技創新和產業的生態鏈為什么如此重要? 沈健用他親歷的一些事情做了說明。

他所在的復旦物理系張遠波教授與中科大的陳仙輝教授在新型二維電子材料黑磷方面有創新性的發現和研究,而恰好黑磷可以替代一直以來遲遲沒有突破的石墨烯。在這個研究成果出來后,韓國三星公司馬上找到了這個課題組, 并且立刻開始支持他們的研究。相反,中國的公司則沒有人知道他們。像這樣的例子還不止物理系,在材料等研究領域無一不是如此———最新的研究成果一發表,海外的企業立刻就聞風而來。

“這意味著這些跨國企業的研發部門非常關注我們的基礎研究,一旦發現是有意思的,立刻先投一筆錢做研究,但是要求共享成果,即便這個基礎研究是離應用還有很長的距離?!鄙蚪∽约阂灿龅搅祟愃频那闆r。他領銜的課題組在2012年完成了關于信息存儲方面的新材料研究,當時的研究僅屬于基礎研究領域的成果,如果要應用,還必須進行完善?!白鳛閺氖禄A研究的人,我達成了自己的研究目標以后,其實并不會有更多的想法了。但是,我們的成果在學術期刊上發表后,立刻就有美國公司的人來找我,因為他們從工業應用的角度想到了如何完善我們的成果,并且有意投資我們的課題組,分享我們的成果。這說明,海外公司有非常強烈的敏銳性,一旦出現一個科研成果,他們馬上就會跟進?!?/p>

在沈健看來,本土科研界并不缺好的原創性成果,中國做基礎研究的學者,不斷在產生一些很有意思的原創的結果,但是從基礎研究的結果到最后的轉化這個過程卻很難達成?!皼]有后面的一步,那就影響了這個創新成果的進一步拓展和應用?!?/p>

為什么外籍人才會抱怨“生活在真空”?

沈健在2010年來到復旦大學擔任物理系系主任時曾提出目標,復旦物理系非華裔教授比例必須要達到20%。在他看來,科學研究機構的人才一定要在全世界范圍中選拔,這樣才可能提高研究水準。

20%,這是學術界普遍認同的一個臨界數字,因為只有達到這一比例時,才會產生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化交流,并且形成一個集聚效應,這樣才可能吸引更多的國際化人才的加盟。

回國后,沈健花費了大量時間用于國際化人才的引進,很快在兩年之內就引進了四位非華裔的教授全職加入,其中就包括意大利籍的雷奧納多,他是從事天體物理研究的副教授。這些教授來到物理系以后確實也有非常突出的科研表現,但是很快沈健就聽到了來自這些教授們的抱怨,因為“在國內,申請基金實在太難了”。

最典型的例子是,一位理論物理領域的教授來到復旦大學一年后,就參加申請自然科學基金,由于基金申請必須提交中文申請書,厚厚一疊材料,他首先得用翻譯軟件把英文翻譯成中文,然后再請博士生或者博士后加工申請本子。理論物理本身就非常艱深,而翻譯軟件的水平也是可以想象的糟糕,經過這樣兩次“轉手”,可想而知中文的申請報告是有多晦澀難懂了。沈健說:“一個評委一次要看二三十本申請材料,如果看到的是一個晦澀難懂的申請報告,這個基金申請基本上可說是壽終正寢了?!?/p>

幾次下來,這些教授們自然對基金申請制度怨聲載道。

不僅僅是基金申請,即便在物理系這樣學者國際化水準相對較高的專業,這些非華裔的教授仍然像是“生活在真空”中的人。他和同行一交流,發現國內高校大多數面臨著同樣的情況,有些校園里連路牌都只有中文,連英文對照都沒有。

時間一長,對于這些外籍教授來說,就會有一種生活在黑暗中的感覺,偶爾才能有一線亮光?!霸谶@樣的環境中工作生活對這些頂尖的學者來說,該是一種什么感受? 想起來是我當初想得太簡單,這幾位學者的研究這么好,但卻因為語言問題在中國的科研界‘寸步難行’?!鄙蚪「锌?,引進一流的人才,需要真正國際化環境支撐。

上海如何打好“人才保衛戰”?

更讓沈健有緊迫感的是,每次他到外地開會,只要和外地高校的校長們坐在一起,經常的話題就是要把哪些知名學者引進到自己學校去,“我們面臨著很激烈的人才競爭,很多大學都有完整的人才引進計劃———哪些學校有引進目標對象,如何有步驟地引進,都有完整的規劃?!鄙蚪≌f,為了留住人才,不僅時有疲于奔命之感,而且經常還要找到校長解決難題。

由此,他提及了上海的科研生態環境。在國內,上海具有相對好的科研環境,在人才引進方面一直做得非常好,尤其是國際人才合作環境方面。但是近年來,上海也面臨著一個嚴峻的問題,即地區之間激烈的人才競爭,使得上海的人才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流失。他舉了個例子,國內學術界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求是獎”,其中“求是青年杰出獎”從1995年創立到2001年,每年給全國十余位青年科學家頒獎。這些獎曾經頒給過楊玉良、白春禮、王恩哥、張杰、張澤、侯建國……這些人如今是中國科研界的半壁江山。在2001年求是青年科學家獎曾經停止,直到2013年恢復。2013年恢復當年,上海有3個人得獎,2014年上海有2個人,2015年,上海也有2個人,這其間每一年都有一個復旦物理系的學者得獎。但是到了2016年的評審中,上海沒有一個人得獎。

在沈健看來,這個案例已經表明當前各地人才競爭的激烈程度?!吧虾5哪繕耸浅蔀槿蚩苿撝行?,人才當然是第一位的。怎么樣把最好的人才吸引進來,這確實是非常重要、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保ū緢笫紫浾?姜澎)

為什么我們會出現“人才困境”
相關標簽:

評論 0條評論

期待你的神評論~
剩余200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

    點擊加載更多

    刪除操作

    確認刪除此條評論?
    刪除
    取消
    湖北麻将晃晃技巧 沪深股指今日行情 配资公司网站一卓信宝配资23 福彩欢乐彩手机版下载 北京pk拾6码技巧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今天晚上天津的十一选五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手机版 浙江省20选5规则 北京pk拾直播开奖结果 福建11选5怎么才能中奖